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璨鸟--偶尔一笔

一个冷眼看日本的人

 
 
 

日志

 
 
关于我

桥本隆则

博士 主攻国际关系 小心谨慎谈国事,放心大胆聊风月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人 “自我责任”从何而来?   

2015-02-09 21:41:58|  分类: 一笔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人 “自我责任”从何而来?

桥本隆则/文

 

日本人质被杀害是最悲惨的结果,虽然安倍首相表情严肃地宣称要与恐怖主义作坚决的斗争,但是这样的结果不使人不痛心。官房副长官世耕弘成曾经透露:日本政府去年曾经三次要求后藤健二不要前往叙利亚。在公布了这个事实以后,日本网络上一片支持政府的言论:

“不管怎样想,都是个人的责任”“没有任何辩解的理由”。虽然世耕弘成副长官说:我们没有诱导“个人责任的”说法,保护国民的生命是政府的责任,这个最高责任就是安倍首相。 他在这里强调了政府事先保护国民的责任,而对安倍首相的外交的决策失误却给与回避,并且巧妙地把日本舆论引向了两名人质的“自我责任”, 世耕弘成先生不愧为从政前就是搞媒体与舆论的高手,对日本国民的心理了如指掌。

日本人 “自我责任”从何而来? - 偶尔一笔 - 璨鸟--偶尔一笔

 回答记者提问的安倍首相

口头上的保护与实际的行动就算不一致,但是日本政府只要说过保护两个字,这个也是成绩之一。但是实际上,在去年11月日本政府已经知道后藤被扣留,但是安倍首相为了俯瞰外交的目的,在前往中东访问时还是公开刺激对手,在埃及与以色列表明了2亿美元的支援,而且人质交涉也是完全交给了约旦政府。并且日本政府发言人菅义伟在人质谈判期间公开表明:既没有准备赎金,也不准备与对方交涉。一边在说不屈服恐怖主义,实际上日本政府本身就没有相关的情报,以及人脉能够参与谈判。

现在报纸几乎满篇是:安倍首相不坏,自说自画地前往危险地带的后藤要负“自我责任”。2004年伊拉克人质事件,以及最近的各种非正规雇佣,生活保护的接收者等话题,对于社会弱势群体的单身母亲,都有“自我责任”的语句。去年年底发生的少女被诱拐事件,被绑架的女孩子是在母亲不在家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外玩耍时遭到袭击,这样的案件还是有人提出“母亲的自我责任”,现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自我责任”。

这样全民的“自我责任”其根源就是在民众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悄悄地植入的巧妙的政治意图。笔者认为“自我责任”就是“社会责任”与“个人责任”的有意混淆,在统治阶层遇到问题时,就用“自我责任”作为挡箭牌,放弃了社会,公共的责任,或者有暧昧,隐蔽的企图。

冷静地想想,如果什么事情都是“自我责任”,这个社会将会变成怎么样的社会?总结了一下各种“自我责任”情况:

1. 竞争是很当然

2. 因为竞争失败,自己责任也是能接受(所以贫穷与不遇也是当然)

3. 社会问题的责任全部归咎于个人(在困境中的“你”很坏)

4. 这样的归咎是有理由的,不是强制性的,让人自然地接受

5. 封堵一切反抗的想法与行动(让你沉默)

在日本的生成的“自我责任”论,为何会被如此广泛的接受?这个也要从小泉政权时代说起,自称为“新自由主义者”的小泉纯一郎首相,强行推进的日本的构造改革。也就是恢复日本的景气,要在全球化中竞争取胜,这样就要把长期不景气的原因:“规制”与“保护”用构造改革给打破,彻底进行竞争主义。但是这个构造改革也是生成了大量的失业者,以及非正规雇佣者(临时工)的重要原因。同时,日本政府当时就把这些现象用“自我责任”来说明。

在之前的笔者专栏中也提到伊拉克人质危机后发生的“自我责任”的攻击,就是在小泉政权时期的产物。年轻人没有工作,就算找到了工作,还是一份临时工,这样的问题发生,追究责任,你就会说你出生的时代不好,这是你的“自我责任”。其实没有命不好一说,任何时代产业与国家政治有关。就拿英国的社会保障制度的理论根据来说明:保障民众正常的工作与工资是社会的,公共的责任,失业以及低收入造成的生活困难,是企业以及国家的责任,所以也要企业与国家出面解决。

但是现在以安倍政权为主导的日本政治本身否定社会的存在,全盘否定社会的救济,福祉的责任。要求民众不能依靠政府,不能依靠社会福祉与社会保障,只能靠家庭自我维持,与国家与社会相对立的运动是不被允许。也就是社会与个人分离,个人承担所有的责任。

日本人 “自我责任”从何而来? - 偶尔一笔 - 璨鸟--偶尔一笔

 在东京涩谷举行的悼念人质的集会

日本人 “自我责任”从何而来? - 偶尔一笔 - 璨鸟--偶尔一笔

 在大阪的纪念集会
同时现在日本社会的敌对关系也在生成,如“正社员”与“临时工”,“接受生活保护”与“没有接受生活保护”,这样的形成了两大阵营。如“生活保护”就是一种“弱者的特权”,相同境遇的人被圈成一个群体,与其他人之间有很深的鸿沟。结果,“接受生活保护”与“没有接受生活保护”独立加剧,于是言论暴力登场,要彻底排除弱者在社会的存在。

如何破除现在日本个人孤立,以及“自我责任”严酷的现状。只有是“国民国家”,当社会保障费用被削减,国民负担增加时,也是对政权的批判增加的时刻,为了彻底压制住批评的声音,安倍首相就要向民众描绘国家主义的美丽远景,“保护国民”“强大的日本”,就是为了达到不发生任何批评政权的声音。当国民的精神被控制以后,国家自身在物理上的负担可以减轻。所以当“人质事件”“生活保障”问题发生,只要“自我责任”这样民众声音大量出现,政权本身可以轻松过关。

国民国家就是作为国家对自己国家国民的安全与生存负有责任,这样国家的存在才是正当的国家。在本次“人质事件”可看出,现政权对于国民的生存责任一点也没有,是放弃了国家责任的态度。当“自我责任”蔓延之时,也是政权的责任丧失的新自由主义被放出之际。

在战争地域被恐怖主义卷入,以及这个国家贫困问题,劳动问题,绝对不是“个人责任”,而是国家应该解决的问题。如果面对问题采取无视,逃跑,以及“自我责任”来回避义务,使得个人被孤立,这样的政权在说出“自我责任”时,也是要卡住国民的脖子。

 

友情提示:本博文章只是提供网易博客使用。网易以外的论坛,博客谢绝转载与刊登。如有意向请事先联系。

网易微博:桥本隆则

  评论这张
 
阅读(3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