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璨鸟--偶尔一笔

一个冷眼看日本的人

 
 
 

日志

 
 
关于我

桥本隆则

博士 主攻国际关系 小心谨慎谈国事,放心大胆聊风月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为何任命民间人士任新驻华大使?  

2010-06-17 14:40:10|  分类: 一笔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为何任命民间人士任新驻华大使?           

              原创/桥本隆则文

   美国的两党政治中,每当四年任期届满或者新的总统的诞生之时,就会更换驻外大使,这也是美国政治中的论功行赏的一个明显例子,如小布什执政期间,任命的一位驻外大使就是在竞选中为他筹款最多的商人,此人一点没有所谓的外交经验。但这些都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习以为常,所以每次任命驻外大使时,议会外交委员会很少有不同意的。

可是在亚洲就不同,因为外交无小事,所以任命驻外大使是一个国家发出的政治信号。在日本也是如此,在前执政党自民党执政期间从1972年开始对华关系正常化以后,任命的驻华大使都是专业的外交人员,并且日本外务省很重视与中国的关系,所以要求驻华的外交官都要会中文,并且会在外务省里定期进行中文的培训,这个培训班慢慢地成为了一个特定的对中国集团名称—中国学校。很多驻华外交官或者大使都是这个集团的出身,或者有着很深的关系,如现在的驻华大使宫本雄二等。因为中国学校的外交官比较务实,所以日本很多右翼人士都对中国学校出身的外交官颇有微词。另一方面,这些驻华外交官也是尽心尽力地为日本工作,其中有一个重大的功绩不为外人所知,在日中关系正常化以后,日本的战争象征的日本天皇的访华。当时的驻华大使是桥本恕,为了打开与中国的关系,就是利用自己与中国方面的良好关系促成了明仁天皇的访华。

但是从小泉时代中期开始日本对华政策日趋僵硬,这些中国通的回旋余地也越来越小。加上小泉不断地强行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关系经历了一次严重的政冷经热的时代。其实日中的政冷经热的怪圈不是从现在开始的,在50年代中期的民间贸易的形态就是另一种政冷经热,廖承志高崎的民间贸易是在冷战中突破日中无关系的一种绝佳形式,我认识的日本大公司的很多头头,就是用这种关系来到中国,最初与中国建立了关系。就算70年代日中关系正常化以后,民间交往的这条路线一直没有断,特别随着日本的产业的提升,很多在劳动密集型的企业都是在70年代末慢慢地搬到了中国,其中最多的就是纺织企业。这一大搬迁引出了我们今天文章的主人公—丹羽宇一郎  

日本为何任命民间人士任新驻华大使? - 偶尔一笔 - 璨鸟--偶尔一笔

  丹羽宇一郎

   丹羽所在的公司是我们大阪的一家有百年历史的贸易公司—伊藤忠商事。原来是大阪一家专门进行纺织品贸易的公司,在日本第一次产业外移中,伊藤忠凭借着在纺织品方面的特长脱颖而出,从一个中间型贸易公司一跃成为这个领域的最大贸易公司,也在中国建立起了从原料到生产,再到有关职能部门的广泛人脉,并使公司赚的天文数字,扭转了公司的赤字状况,这个行动的总指挥就是丹羽宇一郎,从那时开始伊藤忠的海外重点就放到了中国。这个局面一直到了1999年,因受到日本国内经济不景气,过分依赖外贸的影响,一时间伊藤忠也陷于了经营困难的局面,在商界都流传着伊藤忠要破产的传闻。可是一纸任命使得伊藤忠起死回生,丹羽宇一郎被任命为伊藤忠的社长全盘掌控公司的经营决策,从上任开始他特别加强了海外经营,特别是伊藤忠在中国的业务展开,从纺织业务开始扩展到钢铁,不动产,同心,饮食等多种行业,在不到5年的时间就使公司起死回生,成为日本赫赫有名的7大贸易公司之一。

按道理他已经这么大的成就,有着这么高的荣誉(日本政府政策顾问)并且是71岁的老人,应该慢慢地在家颐养天年了。但是民主党政府却在这时请他出山,担任全权驻华大使一职,这在日本外交史上是史无前例的新鲜事。以前内阁阁僚启用民间人士担任的例子比比皆是(如:前金融大臣是大学教授竹中),但是特命全权大使这种技术性前的职位全是专业人士担当,因此很多人都投去了怀疑的目光。为何在这个时期要选一个民间人士担任驻华大使呢?

我认为有以下几点的原因:

1) 日本的经济原因,因为日本的体制型不景气已经持续了10年多的时间,经济规模也在不断的萎缩,而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已经成为日本的最大的输出国,也是日本最大的进口国。这样日本希望尽快与中国达成FTA(自由贸易协定),这样更多的日本货物可以出口到中国。而中国方面现在对与日本签订FTA(自由贸易协定)并不是很积极,那些传统的日本外交官不能达到的内容,期望一位在中国有广泛人脉的民间人士大成。

2) 中国喜欢私下交朋友的方式解决问题,而丹羽的伊藤忠时代就通过这种非正规手段,与中国达成了很多默契。这也是很多外交大使,外交官不能够做到的。这种务实灵活的姿态也为能够与中国改善东海天然气开发等难题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丹羽宇一朗的驻华大使是日本民主党政府想在中国外交利用民间力量打开缺口的一种构想。想法没有错,但是我个人有个疑问,虽然在商业活动中会有灵活运用各种的策略,但是外交是原则问题真正的让步很难想象。并且那些被领导的专业外交官是否会心服口服也是个问题,毕竟外交官不是公司职员,管理与运用都要有经验与技巧。这位丹羽大使会如何出手呢?下个月我们拭目以待。

友情提示:本博文章只是提供网易博客使用。网易以外的论坛,博客谢绝转载与刊登。如有意向请事先联系。

邮件地址:h731128@hotmail.com

网易微博:http://t.163.com/mikesaka

  评论这张
 
阅读(388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